《灵枢篇》四十八 禁服

  雷公问于黄帝日细子得受业,通于九针六十篇,旦暮勤服之,近者编绝,久者简垢,然尚讽诵弗置,未尽解于意矣。"外揣"言浑束为一,未知所谓也。夫大则无外,小则无内,大小无极,高下无度,束之奈何?士之才力,或有厚薄,智虑褊浅,不能博大深奥,自强于学若细子。细子恐其散于后世,绝于子孙,敢问约之奈何?黄帝日善乎哉问也。此先师之所禁,坐私传之也,割臂歃血之盟也,子若欲得之,何不斋乎。雷公再拜而起日请闻命于是也,乃斋宿三日而请日敢问今日正阳,细子愿以受盟。黄帝乃与俱入斋室,割臂歃血[1],黄帝亲祝日今日正阳,歃血传方,有敢背此言者,反受其殃。雷公再拜日细子受之。黄帝乃左握其手,右授之书日慎之慎之,吾为子言之,凡刺之理,经脉为始,营其所行,知其度量,内刺五脏,外刺六腑,审察卫气,为百病母,调其虚实,虚实乃止,写其血络,血尽不殆矣。雷公日此皆细子之所以通,未知其所约也。黄帝日夫约方者,犹约囊也,囊满而弗约,则输泄,方成弗约,则神与弗俱。雷公日愿为下材者,勿满而约之。黄帝日未满而知约之以为工,不可以为天下师。

  雷公日愿闻为工。黄帝日寸口主中,人迎主外,两者相应,俱往俱来,若引绳大小齐等。春夏人迎微大,秋冬寸口微大,如是者,名日平人。人迎大一倍于寸口,病在足少阳,一倍而躁,在手少阳。人迎二倍,病在足太阳,二倍而躁,病在手太阳。人迎三倍,病在足阳明,三倍而躁,病在手阳明。盛则为热,虚则为寒,紧则为痛痹,代则乍甚乍间。盛则泻之,虚则补之,紧痛则取之分肉,代则取血络,且饮药,陷下则灸之,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,名日经刺。人迎四倍者,且大且数,名日溢阳,溢阳为外格,死不治。必审按其本末,察其寒热,以验其脏腑之病。寸口大于人迎一倍,病在足厥阴,一倍而躁,在手心主。寸口二倍,病在足少阴,二倍而躁,在手少阴。寸口三倍,病在足太阴,三倍而躁,在手太阴。盛则胀满、寒中,食不化,虚执由.出窿.小气.滠刍弯 蛏刚瘥痘代乍瘩乍盛则泻之,虚则补之,紧则先刺而后灸之络,而后调之,陷下则徒灸之,陷下者,脉血结于中,中有着血。血寒,故宜灸之,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寸口四倍者,名日内关,内关者,且大且数,死不治。必审察其本末之寒温,以验其脏腑之病。通其营输,乃可传于大数。大数日盛则徒泻之,虚则徒补之,紧则灸刺,且饮、药,陷下则徒灸之,不盛不虚,以经取之。所谓经治者,饮药,亦日灸刺,脉急则引,脉大以弱,则欲安静,用力无劳也。


译文:
  雷公向黄帝问道我接受了您所传授的九针六十篇以后,每天从早到晚孜孜不倦地学习,现在阅读的部分,竹简的皮条都断了,从前看过的竹简也已经有了尘垢,仍然不断地阅读和背诵。尽管如此,还是不能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。在"外揣"篇中读到,把复杂零散的问题归纳统一为一体,不知这句话指什么讲的。既然说九针的道理,大到不能再大,细到不可再细,它的巨细、高深已经到了无法度量的境地,如此博大精深的内容,如何归纳总结起来呢?况且人的聪明才智有高低的不同,有的智慧过人、思虑周密,有的见识浅薄,不能领会它的高深道理,又不能像我一样刻苦努力地学习。我担心长此以往,九针这一学术内容就会流散,子孙后代就不能继承下来,因此我想向您请教如何把它概括起来呢?黄帝道你问的很好。这正是先师再三告诫的,不能随便轻易地传授给别人,必须经过割臂歃血的盟誓才能传授。你要想得到它,何不至诚地斋戒呢。雷公拜了两拜起来说请让我按照您教导的去做。于是雷公很虔诚地斋宿三日后才来请求说在今天中午的时候,我想盟誓。黄帝和雷公一起进入斋室,举行割臂歃血仪式,黄帝亲自祝告说今天中午,我们歃血盟誓,传授医学要道,如果谁违背了今天的誓言,必定遭受祸殃。雷公说我接受盟戒。黄帝用左手握着雷公的手,右手将书交给雷公,并且说一定要谨慎再谨慎呀,我给你讲其中的道理一般针刺的道理,首先要掌握经脉,运用经脉的循行规律,了解经脉的长度及其中气血的数量。针刺时要内知五脏的次序,外别六腑的功能,同时要审察卫气的情况,作为治疗各种疾病的根本,调理疾病的虚实,病变也就停止了。病在血络,运用刺络放血法,使恶血、邪气排尽,疾病就会消除。雷公说;您说的这些我明白,可是不知道如何把这些归纳起来掌握其要领。黄帝.道归纳医学理论的方法,就像捆扎袋子一样,袋子满了如不捆扎住袋口,袋子里的东西就会向外泄漏。医学理论学习后而不会归纳,就不能掌握它的精神而运用自如。雷公问甘愿作下等人才的人,没有全部掌握就加以归纳,又会怎样呢?黄帝道没有全部掌握医学理论和方法就进行归纳的人,只能成为一般的医生,不能成为天下的师表。

  雷公说我想学习做一般医生应知道的道理。黄帝道寸口脉主诊察在内的五脏,颈部的人迎脉主诊察在外的六腑,寸口脉和人迎脉彼此呼应、共同往来不息,它们的搏动就像牵引一根绳索那样一致。春季和夏季人迎脉稍微盛大一些,秋季与冬季寸口脉稍微盛大一些,出现以上的脉像,就是健康无病的人。人迎比寸口脉的脉象盛大一倍,是病在足少阳经。盛大一倍且躁动不匀的,是病在手少阳经。人迎比寸口脉的脉象盛大二倍,是病在足太阳经。盛大二倍且躁动不匀静,是病在手太阳经。人迎比寸口脉的脉象盛大三倍,是病在足阳明经。盛大三倍而躁动不匀静,是病在手阳明经。人迎脉盛大为热,脉虚为寒,脉紧为痛痹,脉代则病时轻时重。人迎脉盛大用泻法,脉虚用补法,脉紧痛痹针刺分肉间的输穴,脉代病在血络放血,并配合服汤药。脉陷下不起的,用灸法治疗。脉不盛大不搴虚的.桶提静庸的坯,亚田士丹击溃疗,陟壮诒蚺驭相迎比寸口脉的脉象盛大四倍,盛大的同时而且疾速,为阳气外溢,溢阳是阳气被阴气格拒于外的现象,属于死证而不能救治。除以上情况,还必须审察疾病的整个过程,辨明疾病寒热屙]生,以辨别五脏六腑的具体病变。寸口脉比人迎脉的脉象盛大一倍,病在足厥阴经。盛大一倍且躁动不匀静,病在手厥阴经。寸口脉比人迎脉的脉象盛大二倍,病在足少阴经。盛大二倍且躁动不匀静,是病在手少阴经。寸口脉比人迎脉的脉象盛大三倍,病在足太阴经。盛大三倍而且躁动不匀静,病在手太阴经。寸口脉主阴,盛大为阴气过盛,可出现胀满、寒盛中焦和饮食不化等症。寸口脉虚弱,是阴气不足而化生内热,可出现热盛中焦、大便稀烂、少气和尿色变黄等症。脉紧为痛痹,脉代则病时轻时重。寸口脉盛大用泻法,脉虚用补法,脉紧者先施针刺后用灸法,脉代者在血络放血,然后用药物调治。脉陷下不起的只采用灸法。寸口脉下陷,为血凝于脉,脉中有瘀血留着,这是因为血脉中有寒邪,所以应当施用灸法。脉既不盛大也不空虚的,根据发病的经脉,采用相应治疗。寸口脉比人迎脉盛大四倍,称为阴气被阳气关闭在内,脉象在盛大的同时而且疾速,属于死证而不能救治。除上述情况外,还必须审察疾病整个过程中寒热的变化,来辨别脏腑的具体病变。同时,必须通晓经脉的运行和输注,才能进一步传授针灸治病的大法。针灸治病的大法是脉盛的只采用泻法,脉虚的只采用补法,脉紧的采用灸法、刺法和汤药。脉陷下不起的只采用灸法。脉不盛大不空虚的,根据发病的经脉,采用相应治疗。所谓根据经脉治疗,既可采用汤药、也可以采用灸法、针刺。脉急促的采用导引法。脉粗大而无力的,要安静调养,即使用力也不要导致疲劳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Copyright ©2012-2017 申博官网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