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枢篇》五十九 卫气失常

    黄帝曰:卫气之留于腹中,搐积不行,菀蕴不得常所,使人支胁胃中满,喘呼逆息者,何以去之?伯高曰:其气积于胸中者,上取之,积于腹中者,下取之,上下皆满者,旁取之。
    黄帝曰:取之奈何?伯高对曰:积于上,泻人迎、天突、喉中;积于下者,泻三里与气街;上下皆满者,上下取之,与季胁之下一寸;重者,鸡足取之。诊视其脉大而弦急,及绝不至者,及腹皮急甚者,不可刺也。黄帝曰:善。
    黄帝问于伯高曰:何以知皮肉气血筋骨之病也?伯高曰:色起两眉薄泽者,病在皮;唇色青黄赤白黑者,病在肌肉;营气濡然者,病在血气;目色青黄赤白黑者,病在筋;耳焦枯受尘垢,病在骨。
    黄帝曰:病形何如,取之奈何?伯高曰:夫百病变化,不可胜数,然皮有部,肉有桂,血气有输,骨有属。黄帝曰:愿闻其故。伯高曰:皮之部,输于四末;肉之柱,有臂胫诸阳分肉之间,与足少阴分间;血气之输,输于诸络,气血留居,则盛而起,筋部无阴无阳,无左无右,候病所在;骨之属者,骨空之所以受益而益脑者也。
    黄帝曰:取之奈何?伯高曰:夫病变化,浮沉深浅,不可胜究,各在其处,病间者浅之,甚者深之,间者小之,甚者众之,随变而调气,故曰上工。
    黄帝问于伯高曰:人之肥瘦大小温寒,有老壮少小,别之奈何?伯高对曰:人年五十已上为老,二十已上为壮,十八已上为少,六岁已上为小。
    黄帝曰:何以度知其肥瘦?伯高曰:人有肥、有膏、有肉。黄帝曰:别此奈何?伯高曰:腘肉坚,皮满者,肥。腘肉不坚,皮缓者,膏。皮肉不相离者,肉。
    黄帝曰:身之寒温何如?伯高:膏者,其肉淖而粗理者,身寒,细理者,身热。脂者,其肉坚,细理者热,粗理者寒。
    黄帝曰:其肥瘦大小奈何?伯高曰:膏者,多气而皮纵缓,故能纵腹垂腴。肉者,身体容大。脂者,其身收小。
    黄帝曰:三者之气血多少何如?伯高曰:膏者,多气,多气者,热,热者耐寒。肉者,多血则充形,充形则平。脂者,其血清,气滑少,故不能大。此别于众人者也。
    黄帝曰:众人奈何?伯高曰:众人皮肉脂膏,不能相加也,血与气,不能相多,故其形不小不大,各自称其身,命曰众人。
    黄帝曰:善。治之奈何?伯高曰:必先别其三形,血之多少,气之清浊,而后调之,治无失常经。是故膏人纵腹垂腴,肉人者,上下容大,脂人者,虽脂不能大者。


译文:
  黄帝说:卫气留滞于胸腹之中,运行受到阻碍,违背正常的循行规律,积聚不畅,郁结而不能运行到正确的部位,使人产生胸胁、胃脘胀满、喘息气逆等症状,用什么方法来治疗这些疾病呢?伯高说:气郁不行,积聚在胸中的,就取上部的腧穴治疗;积聚在腹中的,就取下部的腧穴治疗;积聚在胸腹部,使胸胁脘腹都胀满的,则取上下部及附近的穴位治疗。
  黄帝说:取哪些穴位呢?伯高回答说:卫气郁积在胸中,当泻足阳明胃经的人迎穴,任脉的天突穴和廉泉穴;卫气郁积在腹中,当泻足阳明胃经的三里穴和气街穴;卫气积在胸胁脘腹,上下都觉胀满,当上取人迎、天突、廉泉等穴,下取三里、气街穴,以及季肋下一寸的章门穴以泻;病情严重的,采取鸡足刺法。如果病人的脉大而弦急,或脉绝不至以及腹皮绷急紧张,就不能用针刺治疗。黄帝说:讲得好!
  黄帝问伯高说:应该如何诊察皮、肉、气、血、筋、骨的病变呢?伯高说:病色表现在两眉之间,并且缺少光泽的,则病变发生在皮;口唇呈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颜色的,病变发生在肌肉;皮肤多汗而湿润,则病在血气;目色呈现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色的,则病发生在筋;耳轮焦枯,阴暗不泽,如果有尘垢的,则病变在骨。
  黄帝说:病情的表现及变化是怎样的呢?应当如何治疗?伯高说:很多疾病的变化,是多种多样的。但皮有部,肉有柱,血气有输,骨有属。黄帝说:我想知道其中的道理。伯高说:皮之部,在肢末端的浅表部位;肉之柱,在上肢的臂、下肢的胫,手足六阳经肌肉隆起之处,以及足少阴经循行路线上的肌肉丰厚之处;血气之输,在诸经的络穴,当血气留滞时,则络脉壅盛而高起;筋的病变无阴无阳,无左无右,治疗时应随病变的部位而取之;骨病的所属部位,在关节处,骨穴是输注精液的,且能补益脑髓。
  黄帝说:应当如何进行治疗呢?伯高说:由于疾病产生的原因是千变万化,针刺治疗或深或浅,或浮或沉,不可胜数。其主要的原则应根据发病的部位和病情进行针刺,病轻的浅刺,病重的深刺,病轻的用针要少,病重的用针要多。能随着病情的变化而调治经气,且治疗得当,才是高明的医生。
  黄帝问伯高道:人体的肥瘦,身形的大小,体表的寒温,以及年龄的老、壮、少、小,是怎样区别的呢?伯高回答说:年龄在五十岁以上的称为老,三十岁以上的称为壮,十八岁以下的称为少,六岁以上的称为小。
  黄帝说:以什么标准来评定人体的肥与瘦呢?伯高说:人体有脂、膏、肉三种不同的类型。黄帝说:应当如何区别人的脂、膏、肉三种类型呢?伯高说:肉丰厚坚实皮肤丰满的为脂;肉不丰厚坚实、皮肤松弛的为膏;皮肉紧紧相连在一起的为肉。
  黄帝说:人的身体有寒温的不同,如何加以区别呢?伯高说:膏类型的人肌肉濡润,如果皮肤腠理粗糙,卫气就易外泄,故身体多寒;若皮肤腠理细腻,卫气就易收藏,故身体多热。脂类型的人肌肉坚实,皮肤腠理致密的,身体多热;皮肤腠理粗疏的,身体多寒。
  黄帝说:身体的肥瘦大小是如何区别的呢?伯高说:膏类型的人,多阳气充盛,皮肤宽纵弛缓,腹部肌肉松软下垂;肉类型的人,身体则宽大;脂类型的人,肌肉则坚实而身形较小。
  黄帝说:这三种类型的人的气血情况又各是怎样的呢?伯高说:膏类型的人,阳气充盛,身体多热,就能耐寒;肉类型的人,阴血偏盛,能充养肌肉形体,气质平和;脂类型的人,其血清稀,气滑利而且少,所以身形不大。这就是脂、膏、肉三种人气血多少的大概情况,与普通的人有所区别。
  黄帝说:一般人的情况是如何的呢?伯高说:一般人的皮、肉、脂、膏都比较均匀,血与气也能保持平衡,没有偏多的情况,所以他们的身形不大不小,身体各部位都非常匀称,这就是一般人的情况。
  黄帝说:讲得好。对于这三种人所出现的疾病,应当如何进行治疗呢?伯高说:必须先分清这三种不同类型的人的气血多少以及气的清浊,然后再进行调治,根据具体情况用常法治疗。所以说,膏人形体宽肥腹肉下垂;肉人身体上下都很宽大;脂人的脂虽然很多,但体型不大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Copyright ©2012-2017 申博官网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