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枢篇》六十 玉版

    黄帝曰:余以小针为细物也,夫子乃言上合之于天,下合之于地,中合之于人,余以为过针之意矣,愿闻其故。岐伯曰:何物大于天乎?夫大于针者,惟五兵者焉,死之备也,非生之具。且夫人者,天地之镇也,其不可不参乎?夫治民者,亦唯针焉。夫针之与五兵,其孰小乎?
    黄帝曰:病之生时,有喜怒不测,饮食不节,阴气不足,阳气有余,营气不行,乃发为痈疽。阴阳不通,两热相搏,乃化为浓,小针能取之乎?岐伯曰:圣人不能使化者为之,邪不可留也。故两军相当,旗帜相望,白刃陈于中野者,此非一日之谋也。能使其民令行,禁止士卒无白刃之难者,非一日之教也,须臾之得也。夫至使身被痈疽之病,脓血之聚者,不亦离道远乎?夫痈疽之生,脓血之成也,不从天下,不从地出,积微之所生也,故圣人自治于未有形也,愚者遭其已成也。
    黄帝曰:其已形,不予遭,脓已成,不予见;为之奈何?岐伯曰:脓已成,十死一生,故圣人弗使已成,而明为良方,着之竹帛,使能者踵而传之后世,无有终时者,为其不予遭也。
    黄帝曰:其已有脓血而后遭乎?不导之以小针治乎?岐伯曰:以小治小者,其功小,以大治大者,多害,故其已成脓血者,其唯砭石铍锋之所取也。
    黄帝曰:多害者其不可全乎?岐伯曰:其在逆顺焉。黄帝曰:愿闻逆顺。岐伯曰:以为伤者,其白眼青,黑眼小,是一逆也;内药而呕者,是二逆也;腹痛渴甚,是三逆也;肩项中不便,是四逆也;音嘶色脱,是五逆也。除此五者,为顺矣。
    黄帝曰:诸病皆有逆顺,可得闻乎?岐伯曰:腹胀、身热、脉大,是一逆也;腹鸣而满,四肢清泄,其脉大,是二逆也;衄而不止,脉大,是三逆也;咳而溲血脱形,其脉小劲,是四逆也;咳脱形,身热,脉小以疾,是谓五逆也。如是者,不过十五日而死矣。
    其腹大胀,四末清,脱形,泄甚,是一逆也;腹胀便血,其脉大,时绝,是二逆也;咳溲血,形肉脱,脉搏,是三逆也;呕血,胸满引背,脉小而疾,是四逆也;咳呕,腹胀且飧泄,其脉绝,是五逆也。如是者,不及一时而死矣。工不察此者而刺之,是谓逆治。
    黄帝曰:夫子之言针甚骏,以配天地,上数天文,下度地纪,内别五脏,外次六腑,经脉二十八会,尽有周纪。能杀生人,不能起死者,子能反之乎?岐伯曰:能杀生人,不能起死者也。黄帝曰:余闻之,则为不仁,然愿闻其道,弗行于人。岐伯曰:是明道也,其必然也,其如刀剑之可以杀人,如饮酒使人醉也,虽勿诊,犹可知矣。
    黄帝曰:愿卒闻之。岐伯曰:人之所受气者,谷也。谷之所注者,胃也。胃者,水谷气血之海也。海之所行云气者,天下也。胃之所出气血者,经隧也。而隧者,五脏六腑之大络也,迎而夺之而已矣。
    黄帝曰:上下有数乎?岐伯曰:迎之五里,中道而止,五至而已,五往而脏之气尽矣,故五五二十五,而竭其输矣,此所谓夺其天气者也,非能绝其命而倾其寿者也。黄帝曰:愿卒闻之。岐伯曰:窥门而刺之者,死于家中;入门而刺之者,死于堂上。黄帝曰:善乎方,明哉道,请着之玉版,以为重宝,传之后世,以为刺禁,令民勿敢犯也。


译文:
  黄帝说:我认为小针是一种极其细小的东西,你却说它上合于天,下合于地,中合于人,你是否夸大了针的作用?请你讲一讲其中的道理。岐伯说:有什么东西能比针大呢?比针大的,有刀、剑、矛、矢、戟这五种兵器。但这五种兵器,是为杀人所准备的,并不是说用来治病救人的。人是天地万物之中最宝贵最重要的,与天地相参!治疗民众的疾病,针是最重要的工具之一。针和五种兵器的作用谁大谁小,不是显而易见了吗?
  黄帝说:疾病初发时,是由于喜怒无常、饮食不节引起的,导致阴气不足,阳气有余,营气运行不畅,营气淤滞不行与阳热互结而发为痈疽。再进一步发展,则由于阴阳不调,营气淤滞所生之邪热与体内有余之阳热相互搏结,令肌肉腐败,化为脓液,这样的病能用小针来治疗吗?岐伯说:高明的医生诊断出了这种病,就会及早进行治疗并使其不至于化脓,不让邪气长久地留滞在人体内。比如两军交战,双方都看到对方旗帜林立,刀光剑影遍布原野,这并不是在一天之内就能策划而成的。能使臣民做到有令必行,有禁必止;能使兵卒们勇往直前,冲锋陷阵,不怕牺牲,也并不是一天就能教导出来和一会儿工夫所能得到的结果。等到身体己患有痈疽,脓血已经形成时才想到用针治疗,这不是远离养生防病之道了吗?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痈疽的发生,脓血的形成,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也不是从地里冒出来的,是由微小的病邪逐渐发展而形成的。所以高明的医生,在痈疽没有形成之前,就进行预防;愚笨的人不知道养生防病,就只有遭受疾病带来的痛苦了。
  黄帝说:痈疽已经形成,而事先又没有预见到,脓已经形成,事先也没有观察出来,应该怎么办呢?岐伯说:痈疽脓已形成的,九死一生。所以高明的医生能早期诊断,及时治疗,不使痈疽形成化脓,并且将有效的治疗方法记载在竹帛上,使后人能够学习继承弘扬光大,并将其世代相传下去,不至于失传,为的是使人们不再遭受痈疽的痛苦。
  黄帝说:痈疽已经化脓之后,就会危及生命,可以用小针导流放脓吗?岐伯说:如果用小针治疗效果显著,如果用大针治疗又恐产生不良后果,所以痈疽脓血已经形成的,只有用砭石或铍针,挑破痈疽,排出脓液,才能取得好的疗效。
  黄帝说:如果痈疽化脓恶化,还能治好吗?岐伯说:这主要是由痈疽的顺逆来决定。黄帝说:我想听听顺逆的情况。岐伯说:患痈疽病的人,白睛青黑,眼变小,是逆症之一;服药即呕吐的,是逆症之二;腹痛而且口渴严重的,是逆症之三;肩项转动不灵便的,是逆症之四;声音嘶哑,面无血色的,是逆症之五。除了这五种情况,其他的便是顺症了。
  黄帝说:所有疾病都有逆顺的情况,你能说给我听听吗?岐伯说:腹胀满,身热,脉小,是逆症之一;腹胀满而肠鸣,四肢逆冷,泄泻,脉大,是逆症之二;衄血不止,脉大,是逆症之三;咳喘而尿血,形体消瘦,脉小而强劲,是逆症之四;咳嗽形体消瘦,身发热,脉小而疾数,是逆症之五。如果出现以上五种逆症情况,那么不超过十五天人就会死亡。病人腹部胀大,四肢逆冷,形体瘦削,泄泻严重,是一逆;腹部胀大,大便下血,脉大而时有间歇,是二逆;咳嗽而尿血,形肉瘦脱,脉坚搏指有力,真脏脉见,是三逆;呕血,胸部胀满,牵引后背,脉小而且疾数,真元大亏,是四逆;咳嗽、呕吐,腹部胀满,而泄泻不止,完谷不化,脉不至,这是五逆。凡出现以上五种逆症的,不到一昼夜人就会死亡。如果医生不仔细审察,认真钻研这些危急症状,而轻易地用针刺治疗,就叫做逆治。
  黄帝说:先生曾经说针的作用很大,能与天地相参,上合天文,下应地理,与自然界变化的规律也相适应。在人体方面,内则分别与五脏相关联,外则依次与六腑相贯通,并能疏通十二经脉,宣导气血,使经脉循行畅通。但有的人用针能刺死活人,却不能使死人回生,你能告诉我针术可使人起死回生而又不伤害人的道理吗?岐伯说:不会用针的人,能用针刺死活人,却不能使死人复活。
  黄帝说:我认为这太不仁德了,但是想听听其中的道理,不要再妄施于人。岐伯说:这是很清楚的道理,也是很明显的结果,就像刀剑可以杀人,饮酒过多可以醉人一样,这个道理不用细究,就可以明白。
  黄帝说:我愿听你详细地讲一讲。岐伯说:人所禀受的精气,来源于水谷,水谷注入胃,所以把胃称为水谷气血之海。由于天气的作用,使海水上升为云,下降为雨,胃所化生的气血,要随着十二经的经隧流动,如果在这些经络的要害部位,迎其经气针刺而泄,则会劫夺真气,误治杀人。
  黄帝说:上下手足各条经脉,有一定的禁刺范围吗?岐伯说:若误用迎而夺之的泄法,针刺手阳明大肠经的五里穴,就会使脏气运行到中途而止。每脏的真气,大约是五至而已,所以如果是连续迎夺五次,则一脏的真气即泄尽;连续迎夺二十五次,则五脏输注的真气都会泄尽而竭绝。这里所谓劫夺人的真气,绝其性命,使其短寿,并不是针本身的罪过,而是由于不知道禁刺的人误刺的结果。黄帝说:我愿听你更详细的讲讲其中的道理。岐伯说:如果在气血出入门户的要害部位妄行针刺,刺得浅则使病人回到家中才死亡;刺得深则会使病人当即死在医者的堂上。黄帝说:你讲得很完善,道理也很清楚,请把这些刻录在玉版上,作为珍宝收藏,以留传后世,作为针刺治疗的禁戒,使人们提高警惕,不再违犯。[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Copyright ©2012-2017 申博官网手机版